大学生村医,一村一个

三农直通车 www.gdcct.net责任编辑:shx发布时间:2017-04-17

 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:为了织牢农村健康网,湖北宜昌做出探索:一是政府出资订单式培养大学生村医,毕业后必须回村里干满5年;二是稳定村医队伍,统一管理提高待遇,优化准入、流转、退出机制;三是村卫生室由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,村医成了乡镇卫生院派驻的职业医生,激发了工作热情,也提升了医疗服务质量。

  收入低、水平差、设备简陋,乡村医生队伍老化严重、后继无人,在70%的面积是山区,70%的人口是农民的湖北省宜昌市,缺少健康守门人是农民脱贫路上的一大掣肘因素。

  自2014年以来,宜昌按照“保基本、强基层、建机制”的改革工作思路,把脉村医问题,定向委培大学生村医、规范村医进退流转机制、理顺村级卫生室管理体制,探索出了一条织牢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之路。

  订单式培养1400名大学生村医

  为新收患者诊断治疗,写病历……在湖北宜昌夷陵医院神经内科住院部里,21岁的实习生肖慕凡穿着白大褂,和主治医生一起查房。

  肖慕凡不是普通的实习生,而是宜昌首批定向委培大学生村医之一。高中毕业后,达到高职高专录取分数线的肖慕凡与宜昌市夷陵区卫生计生局签约,进入襄阳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委培学习。去年6月进入夷陵医院,开始为期一年的实习,毕业后将到小溪塔街道官庄村卫生室上岗。

  为提升乡村医生素质和能力,宜昌从2014年起“订单式”免费培养大学生村医。目前已分三批招录537人,首批108人今年毕业后将充实到各地乡村,充当村民“健康守门人”。

  宜昌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孔福生介绍,该市推行“订单式”免费培养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医的新政,源自于2013年底的一份村医队伍“家底”的调查报告——

  截至2013年年底,全市村医3432人,具有执业(助理)医师资格的仅占11.6%,有注册护士资格的占1.89%,大专及以上学历占5.36%;从年龄结构看,35岁以下仅占11.45%,而50岁以上的村医占比达52.19%,执业30年以上的占42.22%。

  为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状况,2014年初宜昌市出台新政,市、县两级政府出资4200万元逐步培养1400名大学生村医(每人补贴全额学费和生活费3万元),按照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医的标准实现全覆盖。

  按照政策,学生参加高考,与县市区卫生计生部门签约后,按照当年大专录取分数线标准进行录取。学生毕业后,按“县签约、县招聘、乡管理、村使用”的原则,安排到村卫生室工作,服务期限不低于5年。服务期满,允许在本县市区范围流动。

  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副院长胡兴娥介绍,对这些定向委培大学生村医,学校参照农村全科医生教育计划单独编班教学,以求学以致用;同时学校还定期开展县情教育、回乡调研等活动。

  家住宜都市松木坪镇的吴金玲,如今是该校临床医学专业的大二学生。2015年,她以超过本科分数线的成绩选择当大学生村医。“当村医工作稳定,在家里就能给乡亲们做实事。”她说。

  给职业医生身份、提高待遇,留住人才

  65岁的刘祖林已在宜昌市点军区土城乡席家淌村行医40多年,虽然按照规定60岁就可以退休,子女也希望他到宜昌城区安度晚年,但是村卫生室后继无人,刘祖林只能继续坚守。

  “乡村医生多是由赤脚医生转变而来,身份是农民,职业是村医,似农非农、似医非医,工作量大、工资低,年轻人根本不想干。”刘祖林十分无奈,几年前有一位年轻人来了,但不到一年就走了,还有一个从医15年的老村医也改行了。

  确实,在2013年进行的宜昌市村医队伍的调研中,乡村医生队伍“老的退不出、新的进不来、进来的稳不住”,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孔福生介绍,如果严格执行《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》“乡村医生年龄不应超过60周岁”的规定,全市有400多个村卫生室将面临无医生的尴尬境地。

  宜昌市卫计委的调查显示,加上一般诊疗费补助、基本公共卫生经费和政府专项补助等,2013年该市乡村医生平均每人收入为26718元,扣除运行经费后,实际平均收入为22034元,尚且达不到实施基药之前的水平,严重挫伤了乡村医生的工作积极性。

  “让村医‘进得来、退得出、稳得住’,必须建立完善村医队伍优化准入、流转、退出机制,破解村医的身份之困,提高村医的待遇。”孔福生说,为此宜昌出台政策,对经公开招聘的新进乡村医生,实行乡村一体化管理,在不突破核定编制总额基础上,考核合格可纳入编制内管理;编制紧缺地区,可比照乡镇卫生院在编人员标准,同工同酬。

  随后,当地又出台《宜昌市村卫生室人事管理办法》,明确村医养老保险、职业发展等政策,将村医身份转变为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员,让村医成为真正的全科医生。

  宜昌市明确规定,对原有村医,医德医风好、40周岁以下、具备执业(助理)医师资格的,可参照新进乡村医生管理办法,经统一招聘考试后纳入编制管理。以后,只有具备执业(助理)医师资格的才是合格的村医,按照乡镇卫生院人员身份进行统一管理。

  同时,按照规定,服务10年以上到龄离岗的村医,参照当地村委会离职主职干部标准,每年给予一定的养老补助。

  村卫生室由乡卫生院统一管理

  “以前做个检查,要跑好几次医院,现在村卫生室就可以做,而且很多以前要去大医院才能买得到的药,现在镇卫生院也都有,方便多了!”在枝江市仙女镇仙女村卫生室,69岁的鲁必章查完血压后感叹。

  在宜昌,每个村卫生室里,诊断室、治疗室、观察室、公共卫生室、药房“五室分开”,听诊器、血压计等29种常用设备一应俱全……

  而在2013年以前,宜昌市村级卫生室单独设置的仅占22.34%,家室合一的达28.31%,村医个人拥有产权的高达30.38%。

  孔福生介绍,宜昌在“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”改革中,以产权“公有化”为核心,市、县两级投入资金2.6亿多元,推进村卫生室建设标准化、服务规范化、运行信息化和管理一体化。

  孔福生称,由于历史原因,村卫生室机构性质是村集体内的一个服务组织,大多数村卫生室的法人代表是村主任。在过去的管理模式下,村卫生室实际上接受村委会和乡镇卫生院双重管理,“两张皮”致使村卫生室管理混乱,业务规范不足。

  为了彻底理顺村卫生室的管理体制,宜昌展开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试点,村卫生室法人代表由乡镇卫生院院长或者副院长担任,村卫生室由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,实行员额制管控、聘任制用人,财务统一收支,药品统一配送,医疗业务统一规范、统一考核。

  “村医成了乡镇卫生院派驻的职业医生,激发了大家的工作热情,也提升了医疗服务质量。”夷陵区龙泉镇龙泉村卫生室村医纪宗贵说,他原是龙泉镇柏家坪村的村医,去年通过龙泉镇卫生院招聘被派到龙泉村卫生室任负责人。

  如今,宜昌市实现了村卫生室一体化管理率100%、产权“五化”率100%的目标。

相关阅读更多新闻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