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农直通车首页 - 资讯 - 民生 - 科技 - 财经 - 工程 - 信息员
消失的农民
农村闹“农民慌”
    “如果不算留守儿童,村里常住的劳动力里边,最年轻的是一对46岁的夫妇。”这是在河北省崇礼县狮子沟乡西毛克岭村调查的情况,如今全村在册人口458人,实际常住人口216人,村里青壮年均外出务工,60岁以下劳动力屈指可数。农村人口大量外流,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流是当前“三农”问题的突出现象。农村人口外流在给经济增长与发展带来收益的同时,也给农业农村的发展带来了务农劳力缺乏的“农民荒”以及相应的连锁反应等一系列问题。由于没有充足的劳动力,近年来农村土地撂荒日益严重,影响农业稳定和粮食安全。部分地区耕地撂荒面积达40%以上,并且还存在“隐性撂荒”现象。 [详细]
城市闹“民工慌”
    一个素以劳动力极度过剩闻名的国家,民工荒却连年成为春节后的热点话题。不仅在传统的民工输入地——珠三角和长三角出现了民工荒,在传统的民工输出地——四川、重庆、河南、湖北、安徽等地也出现了“招工难”。 有专家指出。看起来的民工年年荒,其实也只是“春节才荒”,这个时候的民工荒,是因为农民工在工厂的劳动不能累积(即劳动报酬并不随工龄增加而增长,甚至会随年龄增长下降),农民工换个地方碰运气的成本就极低,他们返乡过春节,之后再到哪里务工,得再想一想。“当农民工还在家乡考虑到哪里务工时,工厂却迫不急待要开工生产,这个时候,‘民工荒’叫得山响,好像到处都缺农民工。”对此,政府部门正在变得更为谨慎。今年2月11日,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外发布,深圳缺工20万人左右。 [详细]
每天20个村庄消失
从2005年至2009年全国的村民委员会数目每年减少7000多个 。这说明,在中国这个曾以农业文明兴盛的广袤大地上,平均每天有20个行政村正在消失。 [详细]
农村“空心化”
中国农业大学一项针对农村留守人员状况的调查显示,目前全国有8700万农村留守人口,其中包括2000万留守儿童、2000万留守老人和4700万留守妇女。 [详细]
农业生产面临后继无人
尽管近年来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支农、惠农政策,然而,由于种粮仍未走出“比较效益低”的怪圈,如今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,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“老龄化”现象突出,农业生产面临“后继乏人”的窘状。 [详细]
积分入户遇冷
“逃离”农村的农民为何又不愿成为市民?调查显示,由于农转非权益预期吸引力不足,广东六成农民工不愿或没考虑好是否入户城镇 。 [详细]
回不去的农村
不能回去
研究资料显示,中国失地农民约4000万。失去土地、不懂种田技术等都成了农民回不去农村的理由。 [详细]
不愿回去
农民工入城的主要难题,“八成农民工即便不放开户口也将长期留在城镇。”愿回乡农民工不足一成。 [详细]
惠农政策进入滞后期
惠农政策在经历了一定时期的发展之后,已经进入一个相对滞后的阶段。失地农民也需要新的社会身份。 [详细]
城市化进程的大背景下,农民实际上只是从农村消失了,他们在城市和农村的夹缝中求生存。如何真正留住农民,是农村和城市无法逃避的共同课题。